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读网插花

文表扬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神人老徐  

2010-07-23 15:48:23|  分类: 薄荷酒徒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两年前某夜,在北京人民热火朝天办奥运的当儿,突然接到老徐的一条短信:“我的自行车‘帕米尔——敦煌’之旅现已圆满完成,行程3500公里,历时50天。现在敦煌休整,再决定下一步行程。”

我的脑海中于是浮现一个场景来:璀璨星空之下,老徐单人独骑,在茫茫大漠之中吟啸徐行。他曾说想骑自行车环游世界,我当成玩笑,他却已经在路上了。

老徐10年前是我的同事,所谓第一代网络记者。红脸膛,长期近视的缘故,厚镜片下眼球凸出来,有点咄咄逼人的味道。当年网站初创,一次骨干会议,参与者莫不豪气干云,发言多是些经天纬地的宏论。轮到老徐说话,他那高昂急促,带着南方口音却一点也不软绵的口音,却只追问了一个最小的问题:网络记者该有部数码相机,请问,我们的相机呢?我们的相机呢?!

10年过去,当年那些宏论早如风而散,而老徐争取来的奥林巴斯相机,在我手里还有一台。

作家莫言跟老徐有交往,他评价“徐林正是经常有一些貌似不着边际的想法,并且马上身体力行的人”,可谓一针见血。老徐从敦煌回来后三个月,我们在东四十条鑫百万喝酒,才知老徐不但已经走了敦煌,还骑行了越南,但最先,是沿着大运河,从北京到杭州走了一遭——今天,我读到了他递来的《骑车走运河》一书。

在中国地图上有一个巨大的“人”字,如果说长城是一“丿”,那京杭大运河就是那一“乀”。但老徐交待自己骑行运河的动机,却完全不讲宏大叙事,按他的计划,原本是要直接走丝路奔敦煌的,但对辞职有些犹豫,于是先选择从北京到杭州,杭州是他的家乡。

所以,这不是一本关于运河的地理书,它甚至不是一本书,只是给自己的一份记录,是对自己想要的那种生活的梳理。于是,我们看到广场上善良但又不让拍照的女警,在干涸河堤上放羊的老人,在微山湖里驾着鱼鹰子船的渔民……那些琐碎的细节是那么平常地被记录下来,成为我辈只会神游,却缺乏行动者的向导。

想要自己想要的生活,需要付出代价的。冬天我见着老徐时,还是红脸膛,咄咄逼人的凸眼睛。但装在长风衣筒子里的身体,却觉着缩小了一号,赘肉肥腰不见固然可喜,但亦难觅安逸闲适之态。他踩着自行车满世界这么晃荡,既没有商业赞助,也没有什么策划谋图,人到中年,这是何苦呢?他的追求我不太能接受,但对他的行动力,唯有赞服。


节选

我说骑车走运河是为了体验生命   他们说你是个神经病

 

在返回邳州的路上,一个中年男子一边和我并行骑车一边“采访”我:
—— 你是哪里来?
—— 北京。
—— 你是宣传奥运吗?
—— 不是。
—— 国家给你钱吗?
—— 不给。
—— 那你这么折腾干什么?
……
他百思不得其解。过了一会儿,突然问:
—— 你是中央领导来此微服私访吗?
—— 不是。
他更纳闷了。骑了一会儿,他突然问:
—— 晚上住宿花多少钱?
—— 100 多元。
—— 这么贵,管饭吗?
—— 不管。
—— 管小姐吗?
……
他一脸惊愕和遗憾,过了一会儿,突然有点神秘地说:“ 这里住宿,包吃包住包小姐,一个晚上100 元就够了。”
我无语,找个借口甩掉了他。一小时后到达邳州城外运河大桥。桥下驶过一条条驳船队。
我站在大桥上良久。不禁扪心自问:为什么自掏腰包赤日炎炎走运河呢?想了半天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诗兴大发——
你在运河岸上看风景
对岸的人在好奇地看你
我说骑车走运河是为了体验生命
他们说你是个神经病
吟罢,放声大笑:“ 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引来很多路人行注目礼,看我的眼神真像看一个神经病。

——中运河8月29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