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读网插花

文表扬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媒体应该高调奖励受伤记者  

2010-08-02 10:14:06|  分类: 读网插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7月29日,就在浙江遂昌公安局宣布撤销对经观记者仇子明的通缉时,华夏时报记者陈小瑛在深圳街头又遭暴力伤害。一个声称要爆料的彪形大汉,没有提供新闻线索,而是对她挥动了拳头。

华夏时报30日发布的情况通报说,这是一起明显的有预谋的打击报复行为。

在此之前,因揭露紫金矿业污染事件,中青的陈强和第一财经的邵芳卿两位记者,家属都“碰巧”地遭遇车祸。报社不得不安排另外的记者,来接替他们后续的报道。

虽说记者本就是个高危的职业,但这两天如此频繁地发生针对记者的恶性事件,仍令人不禁讶异,揪心,进而愤慨。这些看似孤立发生的个案,都可以用一个事实串联起来:这是被批评者对舆论监督的一种反扑——尤其可恶的是,这种反扑,选择了作为个体的记者来当对象。

媒体是社会的守望者,承担舆论监督的责任。记者作为媒体从业者,他的一切职务行为,都该由媒体来承担责任。但不知是受了谁的启发,被批评者突然发现,搞定媒体太麻烦了,直接封死记者个人,好像更简单易行。

当然,即便以最坏的恶意去猜测,也不能说上述事件,是某一些人在谋定之后统一行动,但它们却高度统一地造成了一个事实:批评有风险,记者你惦量。

作恶者无疑是愚蠢的。因为作为媒体,最不怕的就是侵害和威胁,任何见不得阳光,违背公理与正义的图谋,都是媒体的天敌,对舆论监督的反扑越凶恶,他们约会承受更大的社会压力;但作恶者又是邪恶的,它的每一次报复,都在对媒体人形成直接的伤害。

面对一系列记者伤害事件,一方面要求助于公安机关、求助于记协和相关职能部门,但更有赖于唤起社会对此的关心关注,在法律上形成对记者的保护。

当然,立法需要时间,也有各种各样的考虑,而这之前,媒体记者如何自处?记者的每一道伤疤都该是一枚勋章,建议媒体高调奖励自己受伤的记者,用这作为行动,强过呼吁立法——也是推动立法。

PS:据说周末霸王洗发水的员工又打上《每日经济评论》,霸王集团说这是员工的个人行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